杭州良友花店有限公司logo
免费电话咨询:
17858634586 17858634586
为梦而战
学无止境 FIGHT FOR THE DREAM
做花艺、开民宿,她用花艺养活自己
2019-07-18

  上海花艺培训表示爱花的女孩总给人一种纤细柔弱之感。照片里总是被鲜花围绕的唐川给我的,正是这种感觉。

  2018年6月,我在朋友圈寻找在上海开民宿的采访对象,在一位摄影师的推荐下,我认识了唐川。24岁的她,是一名花艺师,在上海中心地段开了两家民宿,一家插花工作室。

  如果仅看她的朋友圈,很容易给这个年轻女孩贴标签:好看、精致、小资、有才华和品味、看上去…….挺有钱的。她符合大多数人对“上海法租界女孩”该有的想象,也是很多女孩想要效仿成为的对象。但美好人生总有AB面。大多数人往往只去看别人的A面,却忽视了B面。就像曾经有一个女孩问唐川:把你成功的经验传授给我好不好?唐川心里想:哪有什么秘诀,你先走一遍我走过的路好不好,没有你想的那么顺遂。众生皆苦,就算把我的人生给你,你也未必受得起。

  今年1月,我在线下见到了唐川,采访她的两天时间里,我对这个女孩又有了新的认识。外人眼中优秀的唐川,内心却是自卑的。很多个睡不着的夜晚,她问自己:“我怎么还是一事无成呢?”她身边有太多脸蛋漂亮、头脑聪明、家庭条件也好的优秀女孩,这些都无形中逼迫她努力努力再努力。“平凡人在黑夜里前行探路,本没有光,那就努力让自己发光。”她在朋友圈里写道。

  采访完唐川的那天晚上,我失眠了。我一边翻着她的微博,一边想:优秀的边界在哪儿?平凡的上限又在哪儿?如果不断向上的过程会让人痛苦,还要不要追逐?这是林安采访的第24个不上班的人。如果你也在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的路上踽踽独行,希望24岁的插花师唐川的故事,能引起你的共鸣。

  1月初的上海,阴雨绵绵,我撑伞走在去唐川某家民宿的路上,即使街道两旁梧桐树的叶子早已掉光,也可以判断出这里是上海房价最贵的市中心之一——拐条马路就可以到法租界上的网红路武康路,那里的房价每平米10万人民币以上。正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段,唐川租下了一间50多平的loft,改装成了一间绿色墙面的复古民宿,她喜欢称之为绿屋。

  唐川最开始租下房子,只是为了有一处自己的空间,既可以用来做插花工作室,也可以请朋友小聚。“喜欢的东西买不起,那就换一种方式拥有它”,是唐川一贯的做法。绿色的墙面、木质的复古家具、随处可见的鲜花…..唐川从无到有改造了这家民宿,小到每一个摆件的摆放,大到刷墙、给家具上漆。

  而那些看上去颇有年代感的木质家具,全由唐川从外面捡回来后改装而成。“我很喜欢捡破烂”,唐川笑着调侃,这间民宿是她在某支付软件借款租下来的。为了节省装修费,她去村子里花80元淘来木门板,自己打磨一下, 再在网上买两个桌腿,一张梦想中的原木工作台就有了。

  由于大学专业读的是建筑室内设计,在小型空间内进行复合式设计是唐川的强项。最开始,没想过靠民宿赚钱的她,在某次出国旅行时,把民宿挂在了airbnb上,却意外地成为了网红民宿,常常爆满,于是她开始把房子拿来做民宿,节省一部分日常开支。

  现在,唐川在上海一共有两间民宿。此外,她还在民宿不远处租了一间房子做工作室,加上她自己住的房子,四间房子一年的租金和水电物业费加起来有40万,超过了大多数人一整年的工资。

  

u=2734866570,1511534959&fm=173&app=49&f=JPEG.jpg


  唐川的另一家白色民宿

  我初次听到这个数字时感到惊吓,光房租就40万,这意味着她需要赚到远高于40万的钱,才能维持现在的生活。

  “不说年入百万,现在每个月挣得多的时候月入十万,少的时候也能赚个几万吧。”唐川平静地说。

  作为一名插花设计师,她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插花布置,每个月都会接一些稳定的企业订单,进行大型场景的布置和活动策划,比如年会、生日会、商场活动等。

  

u=1785667128,1280819341&fm=173&app=49&f=JPEG.jpg


  唐川布置的插花现场

  如果接到了比较大的单子,一单的收入就够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了。但这种订单往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,仅活动当天的工作人员就要请十几名,从花材采购、方案设计、供应商和客户的沟通,到现场的执行统筹,全部由唐川一人完成。

  “我就像一个融合点,所有人都向我汇报沟通。”看上去身形瘦小的唐川,在工作中却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,既要亲自干粗活,还要在现场指挥几十个男人干活,和照片里的她判若两人。

  “光鲜背后的这些辛苦,很多人都会选择忽视。就算我把自己苦难的一面展示给别人看,也会有人觉得如果她能赚到这么多钱,也愿意这么累。”说起美丽背后的苦难,唐川有一肚子的话想说。有一个词,她总是反复提到:苦难。过去半年时间里,我偶尔会在唐川的朋友圈里,看到一些她因过度忙碌而心态崩溃的状态。

  作为一个万事追求完美的工作狂,她的日常不是在工作,就是在去外地出差的高铁上。通宵赶工是常有的事,有时活动结束了,还要趴在地上一点点清理现场的残局。有时,她会因为长时间睡眠不足,身体亮起了红灯,甚至在回程的高铁上干吐。

  毕业的两年多时间里,没有去公司上过班的唐川,就是这样通过高强度的工作,一点点创造属于自己的生活。但是很多个夜晚,当她回顾过去时,又会感到茫然:我现在在干什么?我以后能干什么?我真的有进步吗?

  “我曾经的高中同学,偶然加了我微信,会问我‘我记得你成绩一直很好的,怎么去卖花了?’”唐川听了有点难受。

  脱离了正常轨道,活在只有花和工作的世界里,她时常觉得自己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,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。而赚钱,成了能给她带去安全感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当初为了可以不早起选择了自由职业,但真正自由后的唐川,却再也没机会睡一个懒觉。凌晨五点就爬起来去花市采购、节假日通宵赶订单、每一场大型活动前的胆战心惊、每时每刻都对着手机处理信息、出差路上累到崩溃大哭…….

  所有这些时刻,都不止一次让她怀疑自己为什么选择了这条路。当我问到“如果有一个人说她很羡慕你的生活,想成为你,你会怎么说?”时,唐川无奈地笑了“人各有路,人各有命。你看到了我的表面,我背后要承受什么你未必知道。”

  长大 一个接受平凡的过程

  每一个和“好看”沾得上边的女孩,都是从小在夸赞声中长大的。如果这个女孩学习成绩还好,轻易就能成为学校里的焦点。从小学到高中,唐川经常当班里的第一名,由于学校里的男生特别在意外女生的外貌,她很早就体会到了外貌对一个人的影响。她记得很清楚,以前班里有一个女生向男同学借橡皮擦,男生却怎么也不理她。

  “你没看到她在跟你说话吗?”唐川提醒男同学。

  “你没看到她长得丑,我不想理她吗?”男同学回答。

  也许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,导致唐川对外貌格外在意。熟悉唐川的朋友都知道,她是一个极度缺乏自信的人。就像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一样,很长一段时间里,唐川觉得自己相貌平平,“变高变瘦变漂亮”几乎是她每一年的生日愿望。特别是到上海读大学后,看到学校里那些既好看、又有才华,家境还优渥的同学,唐川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,“在她们中间,有一种永远都出不了头的感觉”。

  大学时,唐川在外面做礼仪类的兼职,曾在大街上被人像挑大白菜一样挑选。“好看的是多少钱,长得一般是多少钱,到你这里是多少钱,就这样当着你的面被人挑选,这些事情我都经历过。”为此,唐川掉过眼泪,也埋怨过自己相貌平平。曾经的自信被一一摧毁,长大变成了一个逐渐认清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的过程。

  从大三开始,唐川同时做着好几份兼职:做手工饰品在学校摆摊,在外面接礼仪的活,接一些室内设计的单子……那时的她,常常会忙碌到凌晨3点才睡。直到临近大学毕业,唐川身边的同学都去了不同的设计公司工作。但是在设计公司实习过的她,在经历过许多个通宵工作的夜晚后,很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她想要的将来。迷茫的大三暑假,别的同学都在实习,从小就喜欢花和大自然的她,去花鸟市场闲逛,想让那里的阿姨教她制作插花的技术,结果人家只让她扫地,她待了3天就走了。但也因此认识了不少花市的供应商,一旦他们有不要的花材,她就去随手捡来,扎成小花束,发到朋友圈,送给喜欢的朋友。

  随着她在朋友圈发布的作品越来越多,身边人渐渐都知道了她有一个做花的爱好。于是,2015年的七夕,她开始尝试在朋友圈售卖自己的插花作品。

  “我记得很清楚,那是2015年的8月20日,我在朋友圈发了广告后,大学同学包括辅导员,都在帮我转发。那次我接了10单,全部来自陌生人,我很感动他们能无条件地信任我。那天,我打了一个优步,从早上一直送到晚上,第一次感受到收花人的喜悦和幸福。”

  那以后,唐川一边上学一边接一些私人订制的鲜花订单。被学业逼迫的不安一扫而空。那时我便觉得‘越努力越幸运’,充实的生活太美好了。迷茫之际,花为唐川指明了新的方向。

  大学毕业第一年,唐川没有选择去公司上班,而是和两个朋友花5000多月租,一起在上海法租界租了一个院子,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亲自动手,改装成她们共同的工作室。后来的时间,她们把那间房子当作共同的空间,在那里办活动、开插花课程、邀请朋友聚餐,院子里总是充满欢声笑语,是异常开心的一年。然而第二年,由于房东违约,房子被提前收回,唐川和朋友们各奔东西。她靠第一年工作攒下的积蓄,又租了一间房子,改造成自己的工作室,继续做插花。插花这行非常靠节日吃饭,最开始,唐川只接一些花礼定制,收入非常不稳定。节假日的时候一天的收入就有1、2万,非节假日却少很多。

  而她最早的客户都是大学里认识的朋友。她还记得自己接到的第一个婚礼订单,是大学时买过干花的一位客人。她的婚礼主题是:印第安人登陆月球。印第安人代表勇敢,月球代表未知,因此主题的寓意是“一起去探索未知的世界”。新婚夫妻想站在月球上的绿洲宣誓。

  唐川灵机一动,决定用芦苇。可是市面上买不到她想要的芦苇,于是她去乡下郊区自己挖了很多芦苇、狗尾巴草、干稻草等植物,满满一车装回家,用这些完成了那场婚礼的插花搭建。

  

u=2932469963,2822498563&fm=173&app=49&f=JPEG.jpg


  第一场婚礼上的现场布置婚礼花艺

  “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我大学认识的很多人,后来都成了我的客人。谁能想到,大学参加上海时装周时认识的男生,现在成了我最大的客户呢?”

  唐川感慨,在坚持插花的这条路上,虽然有无数个崩溃到大哭的时刻,但也遇到过不少贵人,也因为花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  “喜欢花的人都很善良。”唐川说。她唯一的遗憾,是一直忙于工作,没时间陪伴身边的朋友,总是朋友们来到自己身边,帮忙处理工作上的杂事,细心照顾她,让她注意身体。

  时间,对唐川来说是稀缺品。由于工作的忙碌,她甚至不能拥有一段正常的恋爱关系。除了睡觉的时间都在工作,手机占据了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。所以现阶段,不适合有感情。对此,她在感情里充满歉意,却又出于对工作的坚守,而感到无可奈何。我看着坐在对面,说起这些来云淡风轻的女孩,心里想的是:“努力的尽头究竟在哪里呢?如果只做一个没有梦想的平凡女孩,是不是会更幸福一点?”

  努力是为了有所选择

  从一无所有到月入十万,唐川今天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靠自己拼搏出来的。

  “你真的是我和你爸的骄傲,一个人在外面,那么瘦小,因为家里的情况,我们一点忙都帮不上。”某天,很少和唐川联系的妈妈突然对她说,唐川想哭。

  这些年,那个曾经在人群中无比自卑的女孩,一直靠努力赚钱给自己制造着安全感。

  “最近一次的感触是,2018年10月,品牌方邀请我去做插花师,当天的礼仪小姐都跟我差不多年纪,每个人都挺漂亮的。我问了她们的日均收入,然后再算了一下我在那里一天能赚多少钱,大概是她们的几十倍。然后我觉得:终于有一天,我不用再为是否长得漂亮这件事情而为难,我可以不再在意外貌这件事情了。”

  “那你现在还会自卑吗?”

  “我跟别人比永远会觉得相形见绌。但我不会嫉妒,也不会完全自卑,而是想跟随别人的脚步,变得更好。2018年这一年的巨大成长,让我改变了很多。”

  “但是一直处于‘要比现在的自己更优秀’的状态里,不累吗?”

  “累啊,我一直安慰自己,成功的人都是孤独的,虽然我根本不是什么成功人士。但人只要不心累,身体上的累都没什么。人生不就是一个先做加法,再做减法的过程吗?强大到一定程度了,剔除掉一些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,会好很多。”

  虽然听唐川这样说着,但很多个时刻,我都很想告诉她:“不要再那么拼了,你已经很优秀了。”但转念一想,每个人对“优秀”的定义不同。哪怕外界有再多肯定,人达不到自己心目中的标准,永远会觉得自己平庸。我有时候不也这样吗?努力工作,拼命赚钱,一次次向生活宣战,声称要出人头地,打倒平凡。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

  唐川的答案是四个字:有所选择。无论是买喜欢的东西,还是去哪里旅游,都不会因为钱而被限制。父母在一天天老去,现在的努力是为了将来生活中出现意外时,不至于孤立无援。原来,这个看上去颇有野心和抱负的女孩,一直以来努力追求的,并非大富大贵、功成名就,而是一种相对舒适、更有安全感的生活而已。

  既能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,也永远不用为明天可能会出现的意外而担忧。就像一起在花市买花时,她总是挂在嘴上的那句“能一直买得起我喜欢的花就可以了”。而有时,哪怕是这种听上去最平凡的生活,也需要我们用尽一生的力气去维护。

推荐阅读: 上海花艺培训 
相关城市:
微信咨询

加微信号:

lyhdsxy06

如果不能复制

请您手动添加